現在的鄉民,只要一看到藥物費用補助,動不動就覺得是浪費自己的納稅錢,完全不思考傳染病的特殊性質,最可笑的是,其實鄉民自己根本沒繳多少稅,就一直說國家醫療浪費鄉民的納稅錢。

 

capture-20160815-210454

AIDS病患的藥物補助,我想是最容易被罵的,原因很簡單,鄉民覺得這些人行為不檢才會得到愛滋病,但鄉民完全不考慮,今天不補助藥物,帶原者沒錢或不想治療,放任其體液HIV暴升,會製造多少感染?這樣蔓延下去,代價反而更大,下面的HCV亦同此理。

 

capture-20160816-002205

這是C型肝炎新藥健保補助的議題,這位鄉民批人傲慢,但我覺得會講出上面那些話的人,反而更加傲慢,事實上,今天國家要付出這麼多代價,完全是過去政府造成的,明知醫療行為有感染風險,卻不徹底稽查密醫,更不用說2010年以前,美日先進諸國早已使用NAT做為血袋常規篩檢技術,但偉大的鬼島政府,卻遲遲至2014年才採用,在這其間,因為EIA空窗期的問題,平白無故增加的倒楣鬼,誰來負責?

 

照這位仁兄的講法,補助新藥會要了醫護人員的命,但是放著不管,未來這些人搞到肝硬化、癌症,屆時甚至要動各種手術,只怕要犧牲的醫護人員,只會多不會少,更不用說為了醫護人員的安全著想,本來就是帶原率越低越好。

 

上面有位仁兄還說,干擾素有給付,以現今醫學角度來看,干擾素反而不值得補助,副作用多,效果也不理想,最大重點是,價錢還便宜不到哪去,對於公衛防治的幫助更是有限,現在還搞這種健保支出,那才叫浪費健保。

 

另外這位仁兄說目前給了C型肝炎新藥會排擠其他疾病預算,是這樣沒錯,但這樣正好是個機會,現今的健保連微不足道的感冒藥、止瀉藥也要給付,給予重大傳染病藥物,排擠掉那些根本不必要給付的常見家庭藥物,怎麼看都是很合理的,再者,C型肝炎若滅絕成功,本來要拿來投入肝硬化、肝癌,甚至是肝腎症候群的預算,都可以轉為其他疾病的預算,只是過程很漫長罷了。

 

capture-20160816-005922

有的鄉民就像上述推文,覺得降低帶原率根本不可能,要知道消滅傳染病是一個漫長的過程,給予重大傳染病的治療藥物,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的意義,就是同時具有公衛防疫的效用,畢竟治癒了一個傳染病患,就少一個傳染源,只要治癒速度大於新增感染速度,長久下來,特別是HCV這種傳染力這麼差勁,連性行為傳染效率都奇差無比的病毒,幾乎只能靠血液接觸才能夠大量傳染,HCV更沒有野生的動物宿主,要滅絕並非不可能,想想人類花了多久時間才滅絕天花?

 

癌症等慢性病,投了預算還不一定有回報,傳染病防治雖然漫長,但防疫與治療預算卻不是永久性的,可以說沒有什麼醫療預算,是比傳染病防疫與治療更划算了,畢竟這些錢撒錢下去,長久下來,必定能得到回報,於人類史上,也是傳染病的問題有了重大斬獲,才能有今日的文明,推動文明進步的預算,豈能輕易刪掉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席德 的頭像
席德

禁忌、迷思、慾望、恐懼

席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